【通知】:配合国家净网运动,网站防劫持,更安全更快速,访问链接请添加:HTTPS,网址为:httpS://dijiushu.com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重生芯工帝国手机版: https://m.dijiushu.com/41_41730/14846749.html
    “除非什么?”

    王安见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当即迫不及待问高文道。

    高文眯眼一笑,慢条斯理道:“除非你再答应我两个条件。”

    王安一听还有其它条件,还是一次两个,不由眉头微皱,不悦道:“什么条件?”

    高文仿佛对王安的不悦视而不见似的,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条件。

    “一、在有偿的前提下,我需要王安电脑毫无保留地为我的九龙集团培养一批计算机软硬件方面的人才。

    二、若是王安电脑在迫不得已要出售自己的股权的时候,我们九龙集团享有优先购买权。”

    王安一合计,最终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

    “好,两个条件我都答应你。”

    “不过我坚信,我们王安电脑是不会走到你说的那一步的。”

    高文没多说什么,只幽幽地低叹一声道:“但愿一切能如你所愿!”

    ......

    虽然高文因为王安的拜访,而在美利坚耽误了一阵,没能及时回国寻找他要找的PLC人才。不过生怕出现意外的他,自己虽然不能归国,但却不妨碍他安排自己的助理楚南先一步回国寻找。

    很快楚南便根据相关线索,锁定了中國科学院工业自动化研究所。高文在得到了消息后,当即放下手中的一切,从美利坚直飞国内。

    在楚南的安排下,高文打着洽谈业务的名义,找到了中國国科学院工业自动化研究所。

    高文走进中國科学院工业自动化研究所,向门卫道明来意并出示相关证明后,便在门卫的指点下直奔所长办公室而去。

    来到所长办公室门外,高文正准备敲门之际,门内忽然爆发出激烈的争吵,让不明情况的他不得不暂时停下了敲门的动作。

    就听门内一个苍老的声音,怒气冲冲,言辞激烈道:

    “李泽民,这次的事是因你们而起。是你们研究所研发的PLC导致我们京城第一机床厂在加工过程中出现工件报废,进而耽误了我们的生产进度,以至于最终我们第一机床厂不得不面临交期延误、港商会按合约向我们索赔的局面。

    现在我也不指望你们赔偿全部损失,可这损失不能全由我们第一机床厂一家承担,你们得要承担大部分。”

    这时另一个苍老的声音,长长叹息了一声,苦涩地回应道:“卫国,不是我们研究所不愿担责。而是500万美元的赔偿金实在太多了,你就是把我这把老骨头拆了也赔不起。”

    “那合着我们第一机床厂就该独自承担这巨额的索赔,让全厂近万员工从此只能吃糠咽菜度日,甚至是为此丢了饭碗?

    我当初可是万分地信任你,才愿意配合你们研究所把我们厂的那些机床控制柜里的继电器换成你们的PLC。现在出了问题,你可得对得起我的这份信任。

    我不管想什么法子,哪怕你是想天法,也得赔我们。”

    ......

    办公室内中國科学院工业自动化研究所所长李泽民正和一个被他成为庄卫国的老者争得面红耳赤之际,在门外驻足了好一会儿的高文,总算从他们的争吵中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当初自动化研究所在研发出第一代PLC后,却不得不面临一个难题,那就是国内的企业对PLC这种新生事物并没有多少信任。

    为了推广PLC,在其后一年多时间里李泽民和自动化研究所的研究员们跑遍了很多企业,动用了很多关系,卖了大量人情,这才说服了自己的老朋友——京城第一机床厂的党高官庄卫国,将PLC用于他们厂内的机床改造当中去。

    在随后的半年多时间里,虽然用PLC改造过的机床小问题不断,可大问题却是一个都没有出现过,总体上看进展勉强还算顺利。

    然而就在李泽民为整个情况而感到乐观时,却突然发生眼下这样天塌地陷的大事。

    那些经过PLC改装的机床,短短两天之内先后集体出现了问题,导致正在加工的工件全部报废。

    更加让人崩溃的是,这些报废的工件还都是第一机床厂为了创汇,响应国家来料加工的政策,在特区设立分厂承接的一个港商的机加产品中的一部分。

    当初因为经过PLC改装的机床加工效率高,为了能够按时交付这笔港商的机加订单,第一机床厂便选择了用PLC改装的机床来加工这些机加产品。

    却不料因为天气渐热,再加上机床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运转,进一步让车间内的生产环境变得恶劣,从而导致PLC不适应这种恶劣的工况而崩溃,进而导致正在加工中的机床出错,将加工的工件直接报废。

    若是往常出现这种报废的情况,第一机床厂大不了自己掏腰包买来材料重新加工就是。即便是出现时间来不及的情况,也可以请兄弟单位代为帮忙。这人多力量大,总能将问题解决的。

    可如今的问题是,这批港商的机加产品所用的材料国内没有不说,送来加工的还都是些已经经过几道工序加工的异形件。这些异形件虽然精度不高,却只能由三轴、四轴加工中心才能加工出的。而国内连三轴加工中心都罕见得跟宝贝似的,更不要说是四轴加工中心。这也就意味着,第一机床厂就是找来相同的材料,也没法将报废件补齐。而没法补齐报废件,那在三个月后第一机床厂必然无法履行合约,不得不面临港商500万美元的索赔。

    这可是500万美元,又哪里是第一机床厂赔得起的。就是砸锅卖铁,赔了这500万美元,第一机床厂也得元气大伤,厂内近万职工不知多少人会因此丢了饭碗。

    更何况如今国家外汇紧张,第一机床厂又到哪里去凑齐这500万美元用来赔偿。

    500万美元连第一机床厂这样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厂都赔不起,更不要说自动化研究所这样小胳膊小腿,以科研为主业的单位。

    不过500万美元的赔款对第一机床厂、自动化研究所来说是个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巨额索赔,对高文来说却是件毛毛雨般的小事,刚好他手上就有数千万从美利坚股市赚来的资金正躺在他的账户中呼呼大睡。

    于是他门也不敲了,当下便自信地推开了李泽民办公室的门,对正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的二老高声道:“两位,也许我有办法解决你们的问题。”

    “你又是哪根葱,真是好大的口气。”正在气头上的庄卫国,冷不丁地听到身后有人说能解决问题,忍不住扭过头向身后望去。可待见到说话的是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小年轻,看年纪应该在二十岁左右,不由气不打一处来,冷嘲热讽道。

    面对庄卫国的嘲讽,高文也没生气,嬉笑道:“您老也甭管是哪里长出来的葱,只要能解决问题它就是好葱。”

    庄卫国撇了撇嘴,见高文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更是越看越不顺眼。

    “是吗?别又是一个王策,事前牛皮吹得震天响,到了事发时却当了逃兵。”

    高文也不废话,当下伸手从衣服内侧的兜里掏出一本支票簿,翻开支票簿,拿出一支笔,刷刷地在最上面的一张上填上一个500万的数字后,便干净利落地将其给撕下,递到庄卫国跟前。

    “这是500万美元的支票,可以在香江汇丰银行兑换500万美元的押金。现在我把它抵押给你,要是到时候我没解决问题,你可以拿它去取500万美元赔给那个港商。”

    庄卫国看着支票,一时呆若木鸡。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竟然一出手就是500万美元。天哪!他这是遇到了财神爷了吗?!

    想到这儿,庄卫国的口水都忍不住流了下来。

    他想到要是自己能把这尊财神请到自家庙里,那以后他还用愁庙里没香火么。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
我要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