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配合国家净网运动,网站防劫持,更安全更快速,访问链接请添加:HTTPS,网址为:httpS://dijiushu.com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霸道老公宠入骨手机版: https://m.dijiushu.com/16_16290/14846738.html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我绝对不会再伤害我心爱之人的父亲。”

    顾闻儒换了一副温柔的腔调,微笑着说道。

    如果不是刚刚顾闻儒的威胁,让章若繁彻底清醒,此时的她或许会被对方那温柔的语气蛊惑,但是现在对上顾闻儒那情意绵绵的眸子,章若繁只觉得惧怕。

    顾闻儒来到她身边已经有五年的时间,这五年的时间里,他时刻戴着面具,而刚刚,顾闻儒终于彻底摘下了用于伪装的面具,露出了面具之下原本的样子。

    “顾闻儒,我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你偏偏不肯放过我呢?”

    顾闻儒轻轻的抬手,不顾章若繁的闪躲替她拭去了眼角的泪,“你的伤口最好还是去医院处理一下,我现在送你过去,其他的事情,等到伤口处理好再讨论也不迟。”

    “如果我说我不去医院呢?许先生是不是又要拿我爸来威胁我啊?”

    章若繁冷笑着讽刺道。

    面对章若繁的讽刺,顾闻儒只是淡然的笑笑,“那我们就不去医院,我打电话让医生过来。”

    说话间,顾闻儒已经拿出了手机,只是正在他的准备打电话给助理的时候,张嘴却忽然伸手将他的手机夺走,之后轻轻一扔,那手机落在了地上,屏幕上多了无数条裂缝。

    “来而不往非礼也,”对上顾闻儒那有些无奈的目光,章若繁微微一笑,“你摔了我的手机,我现在同样把你的手机摔碎,你威胁我,逼我就范,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也经历一番这样的痛苦。”

    “好,我慢慢等着,不过要报复我,总要把身体养好。”

    顾闻儒并不生气,俯身捡起了手机。

    章若繁的力道不是很大,刚刚摔到地上的手机也只是碎了屏幕,顾闻儒在章若繁的注视之下用那个残破的手机打了一通电话给助理,让对方安排私人医生来家里。

    “先让医生来看一下,问一下医生的建议,如果伤口不感染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去医院了,如果被拍到的话恐怕又会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许先生替我考虑的还真多。”章若繁继续讽刺着。

    “刚刚说了这么多话,你现在一定渴了吧,我现在去给你倒杯水。”

    顾闻儒似乎是百毒不侵,面对章若繁的讥讽仿若没有听到一般。

    顾闻儒起身往卧室外走,床上的章若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的时候,默默地伸手拉开了一旁的抽屉。

    抽屉里放着的是一把小巧的瑞士刀,上次寻找医药箱的时候意外看到的。

    章若繁将那把刀紧紧的握在了手里,几分钟之后,顾闻儒端着水杯从外面走了进来。

    “想要继续骂我的话,总得喝点水润润嗓子,你说是吗?”

    顾闻儒在一旁坐下,看着章若繁那转过去的脸,笑着说道。

    章若繁终于看向了他,虽然目光之中依旧透着怨恨,“我自己来。”

    顾闻儒将水杯递给章若繁,看着她仰头将整杯水喝光,嘴角微微扬起。

    “还想喝吗?”

    接过已经空了的杯子,顾闻儒笑着问道。

    章若繁并没有给出任何回答,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之后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缩。

    顾闻儒淡然一笑,准备将水杯刚回到桌子上,只是转身放水杯之际,目光却停留在了那敞开了一些的抽屉上。

    顾闻儒不禁皱眉,可是片刻之后他便不动声色地转身看着章若繁,“若繁,我们俩认识已经有五年了,对吧?”

    “我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你。”章若繁不耐烦地说道。

    “这五年的时间,我们俩几乎寸步不离,凭我对你的了解,你一定不会心甘情愿的接受我的威胁,”顾闻儒顿了顿,看着章若繁忽然睁开的双眼,微微笑着,“你觉得我说得对吗?”

    说话间,顾闻儒已经将手伸到了被子里,同时精准地从章若繁的手中夺下了那把小刀。

    “宁死不屈?想着你自杀之后我会出于对你的愧疚不再为难你爸?章若繁,如果你真的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在这一年的期限之内,如果你敢伤害自己分毫,我一定会加倍报复在你爸身上,你割自己一刀,那我必定割他两刀,如果不信的话,你现在大可以试一下。”

    顾闻儒伸手将刀递到了章若繁的面前,静静地看着她。

    在顾闻儒的注视之下,章若繁缓缓地伸出了颤抖的手,只是在她的手快要碰到刀柄的时候,却猛地缩了回去。

    耳边,传来了章若繁痛苦地抽噎声。

    医生赶来的时候,章若繁已经恢复了平静。

    “还好伤口不算深,现在气温比较低,平日里多加注意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医生重新替章若繁包扎了伤口,临走之前对这个顾闻儒说道。

    “麻烦您了,只是日后恐怕还需要您过来替我女朋友她换药。”

    顾闻儒将医生送至门口。

    “您客气了。”医生看了看楼上的方向,又看了看顾闻儒,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您但说无妨。”

    “许先生,情侣间的争吵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我们男人有时候该退让的就该退让,今天章小姐还算幸运,没有扎到动脉,如果伤口偏移一些的话,那今天的事情就闹大了。”

    “您叮嘱的是,以后我一定会多加注意,多谢。”

    医生看到顾闻儒目光中透出的诚恳,欣慰地离开。

    顾闻儒在送走医生之后回到楼上,看着躺在被子里装睡的人,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的

    他默默地把房间里的各种碎片打扫干净,之后才重新回到卧室。

    “晚安。”

    顾闻儒在章若繁的身边躺下,道了一声晚安的同时关掉了房间的灯。

    当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之后,原本闭着眼睛的章若繁睁开了眼睛。

    顾闻儒就在她的身后,他的呼吸声清晰可见,只是章若繁此时却无暇顾及这些,经过新一轮的包扎之后,伤口传来的痛感愈发明显。

    她痛苦地拧眉,双手也已经紧握成了拳状。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
我要找书